請輸入關鍵字
首頁   > 健康知識  > 健康傳播

祝學光:沒有菩薩心就不要學醫

[ 2018-09-29 ]

 

北京大學人民醫院  普外科  祝學光  

來源:《生命時報》 2018年9月25日 第5版

本報特約記者  徐  璐

 

祝學光,1935 年出生,山東人。1959 年畢業于北京醫學院醫療系,2003 年獲國家級名師獎。曾任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大外科副主任、普通外科主任。如今在北京大學醫學部任教。

 

她初入醫學領域時,曾時時想著撤退;卻未曾想,60 年后的今天,耄耋之年的她仍然站在講堂的課桌前,只為培養出更多醫學人才。她就是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原普外科主任,北京大學教學成就獎獲得者祝學光。

 

把進外科當成一份臨時工作

 

祝學光沒想過要當外科大夫。她是女生,論體力沒那么好,說興趣沒那么強,講野心也沒那么大。1959 年,她從北京大學醫學部畢業后,被臨時安排進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外科工作。她想著這就是一份臨時工作。

當時,醫院外科很缺“勞動力”,上班第一天,祝學光就被派去做門診手術。“可我沒單獨做過,還沒人帶,正發愁呢,一位男護士拿出一本卷了邊的書,說:‘我去備皮,你趕快看。’于是,我就跟著他學,怎么止血、縫合。所以,我的外科啟蒙老師是位男護士。”就這樣,她邊做邊學,生手練成熟手時,又被調去了病房。即使到了這一步,她還時刻準備著從外科往外“撤”。

“轉科的時候,耳鼻喉科想要我,但我有點斜視,做不成。中醫科有個老教授看我寫的方子漂亮,想要我去,但外科不放人。”這么走不行,那么走也不行,祝學光心一橫:“那就干外科吧,豁出去了。”

生性要強的她想:“既然決定做了,就不能老當尾巴,得做好。”于是,她過起了天天泡在醫院里很少回家的生活。

 

出了名的做事不惜力

 

祝學光做事不惜力,是出了名的。由于她學的俄語,工作后被主任批評“ 英文可不怎么樣”,祝學光于是重新“撿”起英語書,在實驗室里練聽力、做習題,常常學到半夜,身后就是太平間。

工作時,科室成員說她是“忙碌命”。有次值夜班,從晚上六點開始,連續做了3 個急診闌尾炎,之后又一個胃穿孔…… 手術一直做到了第二天上午。接著,又把第二天早已安排的脾切除做完,直到中午才下了夜班。有時,她會直接搬個板凳在實驗室睡。上世紀80年代公派出國,她在美國實驗室做胃腸激素研究,別人退避三舍的題目,她迎難而上。同事們總說:“這個人工作玩命,24 小時連軸轉。”就連退休后,她依舊停不下來。每天早上趕6:30的班車,去醫院出門診、帶學生,各種社會事務還要她出山“鎮場子”。

憑著這股勁兒,在公認“男醫生天下”的外科領域,祝學光巾幗不讓須眉。1997年,她主持的以“急腹癥”為中心的外科教學方法改革,榮獲國家級教學成果二等獎;2003 年,她榮獲國家級教學名師獎;2006 年,《外科學》榮獲國家級精品課程。

 

醫學教育就像種莊稼

 

“醫學教育應面向未來。”祝學光說:“醫學教育就像‘種莊稼’,春種秋收,都有一個周期。今年踏入醫學院的學生,是為了8 年后的果實。所以醫學教育要有預見性,要想到8 年后的社會什么樣,醫患供需關系如何。否則就是耽誤學生。”

但與年輕醫生的交流中,祝學光發現了一個問題:醫學技術發展迅速,醫生開始依賴機器,而忽略人的作用。說到這里,祝學光講了一個事例。她看到一位大夫寫的病歷,上面列著CT、核磁等各項檢查結果,從檢查到確認胰腺腫瘤,共用了27 天,除此之外,“病人沒有其他癥狀。”

祝學光覺得奇怪,當場問病人:“腹瀉嗎?”病人回答:“有啊。”又問:“一天幾次?”“兩次。”“多長時間?”“兩個月。”問到這兒,現場的大夫吃不住勁兒了。科室主任汗顏:“腹瀉是胰腺腫瘤很重要的線索,沒問是不對的。”

“沒有機器醫生就不看病了?大夫只在病歷上寫個機器得出的結論是不行的,病史收集不能忽略,這是大夫的職責。”祝學光說。

對學生,她也絕不含糊。“現在的學生很聰明,但有時沒使在正地兒。”曾有個學生報告患者病歷:“ 體溫36.7℃,脈率70 次……”祝學光打住,問:“脈率怎么數的?”學生回答:“數了15 秒。”再問:“那什么數字乘以4 能得出70?”學生啞口無言。祝學光說:“當醫生哪能隨便報個數字。一是一,二是二,這是對醫生品質的要求。”

在祝學光看來,醫生是跟人打交道的職業,要能親近人,能看懂病人,能取得病人的信任和配合。“ 只看到病,看不到人的痛苦,就糟糕了。醫生要有菩薩心,要能悲天憫人,不然就不要學醫,學也學不好。

 

地   址: 醫院地址(西直門院區):北京市西直門南大街11號
郵編:100044
ICP備案信息:京ICP備10005257      京ICP備05082109    COPYRIGHT © 2004-2010
醫院總機:88326666

官方APP

微信